爱奇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归向 > 33.18 撮合旧仇恨,携手步入新时代
    圣蛊历110年,世界南北两强格局正式形成。金甲虫二世死后,蹦跶了三年的各地诸侯们,都不约而同开始歇着了。

    绝萤的电射蚊、燃轮的巨炮,都不是其他任何一方敢去舔的。

    在北方,绝萤的兵团被越来越多的巨炮阵,逼出了原飞蝗的势力范围外后,双方默契地选择休战。

    飞蝗倒是想要继续进攻,但关键在于,燃轮为什么要帮助飞蝗争霸?

    东征失败的绝萤,立刻对内部开始强化统治,对摄政王步步紧逼,把一切权力都拿到手。至于她现在在军事体系上干什么?

    宙游推测:随着其幕后黑手开始解禁手段,绝萤应该也是在憋高科,开始种田囤力量吧。毕竟这几次战斗,她都被压得无法翻身。如果没有其他黑科技提供希望,早就投了。

    这段相安无事的时间内。

    燃轮这边也要将工业制度、社会制度巩固一下,当然,宙游更是觉得自己学习难得这么高效,需要好好沉浸一下这个状态。

    两大巨兽维持平衡,而世界上诸多小势力,也就有存在的空间,嗯,准确来说应该是等死的空间。一个没有继续发展上升的未来,依托于大国战略平衡而存在的‘存在’,那不是等死是什么?

    北方王庭靠着蛊虫基因演化,而燃轮靠着人思积累工业革命。

    在当下,失去先机的其他势力,唯一的选择,就是站队。

    ……

    蓝色水晶河以东的区域,帝国的二皇子和耕河相互之间都打得精疲力尽了。并且他们麾下的人口也已经十室九空,不,是百里无烟。

    别说是平民,就连中低级贵族群体也自发地开始朝着燃轮治下的大城市汇聚。

    这两个势力战争的频率已经开始减少了,芯株向着宙游提出,要不要继续做一些“工作”进行刺激。

    宙游在电报中断然否决了。

    芯株想要做的工作,无外乎就是再扶持一个分势力,让战争继续打起来。然而宙游却提出了斡旋建议。

    挑拨离间那是岛国对大陆的均势政策。。

    这套政治操作,在宙游看来是属于下乘。只想着利用旧的矛盾模式来牟利,当原先矛盾模式没有了,那就埋雷制造一个新的旧模式矛盾。

    然而,合格负责的政治操作,应当是发展本国,同时顺势导引外部势力解决旧模式的矛盾。在新的发展中掌握新矛盾的主导权。

    耕河和二亲王这两家已经不想打了,现在可能已经在想着“金甲虫家族的人内斗下来,让外人获利怎么办?”这样的思维。继续教唆,无外乎是赚一点军火贸易的利益。

    宙游认为完全用不着做这个黑活,在现在的发展中,燃轮比他们更有能力,他们停火在旧冲突上吵够了,就极力斡旋他们停火,而后把他们带到新模式上。宙游:“就不信你们,在新模式上不吵?”

    例如他们区域的矿业开采,需要基础设施建设,还有燃轮现在的藻田农业技术需要扩散,都可以把这些下游原材料开采技术、产业全部转移给他们。

    对国家来说,让文明程度次于自己的地区成为挂件,远比‘教唆战争,而后通过军火交易将其吸成赤贫’的方式,要更有价值。

    ……

    二十一世纪,殖民主义在全球范围内被打倒,除了东亚地区是血火革命,再在半岛打了一场,有了晋入工业国的入场券。其他地区根本是没有力量反抗殖民者,但为什么殖民地消失了?

    因为资本主义世界兴起一种新模式,替换了英法那竭泽而渔的殖民模式。

    全球鹰依托着掌握产业链核心和世界货币,让日韩成为万年翻不了身的产业挂件。日韩这种新殖民地大量高等教育出来的劳动力,创造的价值比英法传统殖民地(印度)效率高多了。

    当然,若是经济挂件中,出现了拥有货币主权,且有强大产业调配能力,能自行独走安排高科技产业发展的家伙,那就是另一个故事了。不过想要让别人变成经济挂件,前提是自己在核心竞争力上足够硬。

    无法在经济调配、国民创新的动员力等基础上保持先进,仅仅靠一时的军事实力维持卫星势力,就算起了高楼,也最终会解体。

    ……

    而此时放眼望去,整个‘匚’海域地区,除了燃轮都是封建性非常重的国家。燃轮完全以灯塔姿态来辐照整个‘匚’海岸线。

    耕河与二亲王其内部制度存在问题,未来只能在低端产业链。

    要是他们能以至高领主的姿态振臂一呼,让手下的仆役们聪明智慧地和被钞票刺激的自由人比人思?那燃轮那边恐怕就能用福报来刺激工人们主动加班。

    有在未来经济上拿捏这些落后势力的底气,宙游毫不吝啬地撮合陆桥地区和平。甚至还大度地做出了愿意分享先进军事技术的态度。

    宙游心里的算盘:“你们还有多少户口?哦,还有几千工匠能够维持战时仿制,嗯。就你们那封建管理水平,战争结束后,能够维持生产线上质量稳定吗?做不到?没事,燃轮这边会卖给你们一切,我们是盟友嘛。”

    1月4号。

    两家的负责人,一个在前沿军事基地,一个在要塞化的城市群,在接收到宙游的倡议书后犹豫了一下,最后愿意响应宙游的调停。

    调停的地点就在紫心河,也就是他们两个地盘之间。

    1月11号。

    螺旋桨飞机从天空中盘旋两圈后,降落在了紫心河的临时跑道上,宙游没有带多少部队,也就是四驱全地形车的部队,没有铠龙坦克也没有天啓重坦。

    其实就是现在的部队,也是燃轮的第一届们硬是要安排的。按照宙游的意思,索性大度一点什么都不带。宙游:“只要几辆摩托车,匹配领域,我就有信心跑出来。”

    从飞机下来后,宙游看了看周边环境,两个大型战争基地在河对岸相互对立。

    虽然双方的炮兵阵地都向后撤了,但是双方的突击力量就在附近部署。一旦谈判出现不测,这两方人都会动用突击力量。说来很讽刺:原本这两家已经开始靠拢,预备维持一个联合,来防止外人!但是宙游如此大度促和他们,他们反而再度分离开来,生怕另一家和宙游关系更密,暗中阴自己。

    在紫心河东侧。

    两百多吨的战争蛊虫上,耕河放下了望远镜,沉声说道:“是他,他真的来了。”

    耕河语气中透露着对宙游气魄的赞赏。

    而一旁的将领说道:“大人,那么我们是否”他做了一个抓住的手势。

    耕河犹豫了一下,很显然控制住宙游是一件利益相当大的事情。

    耕河最终克制住了这个诱惑。似乎是失败后,那可怕的风险后果,亦或是宙游盎然自信的样子,让耕河不敢。

    和耕河一样动摇犹豫,最终也没敢下达决定的,还有北岸二亲王。

    这位二亲王在这几年接连挫败后,性格已经是异常谨慎了。现在,他已经把一条暗线部署在了宙游身边,确保自己能靠在燃轮获利,就不敢赌了。

    ……

    宙游是整个燃轮的核心。各方都在觊觎燃轮的力量,期待能掌握。

    在宙游最近一波招收弟子的时候,几乎所有诸侯都或多或少地派遣了自己信得过的人通过考核。

    这个世界的人不笨。各个诸侯中现在上位的人员已经知晓,宙游的势力,不是攫取一个麟龙母巢就能窃取其力量的。麟龙蛊巢需要相应的工业调配手段,所以他们派遣弟子。然而他们目光还是落后那么一点点。

    他们派遣的弟子在进入燃轮的核心晋升渠道后,没有一个愿意叛出燃轮。因为带着蛊巢系统叛出燃轮也没用,燃轮的麟龙蛊巢工业调配现在在升级,这是依托于燃轮庞大工业集团的。谁跳出去谁就自动放弃竞争。

    ……

    在河边,随着两方渡河船舶的靠拢,会面开始了。两位浑身金甲虫化的大人物都仰着头走到了会议桌前。

    而先前这两人来的时候犹豫、想赌的表情,宙游其实都看得很清楚,并且在不断地脑补:他俩一方若是真的想冒险,自己该如何(刺激的,惊险的)夺路而逃。

    当然,结果嘛,证实,自己闲的没事干总是喜欢脑补没用的东西,就和在风之星上学时,脑补炸.学校一样。

    宙游主动和这两位金甲虫的大人物打招呼,并且预祝这两位能够达成长久的共识。额,这其实是废话,这两人真的要能彻底解决矛盾了,还用得着宙游在其中当和事佬?

    在废话结束后。

    宙游开启了经济商谈的节奏。

    宙游在相关话语中表达了如此意思:“我对你们两家的矿产相当有兴趣,对你们的地盘没有兴趣,如果可以通过贸易换取你们的矿物,我就很满足了。”

    两家显然有些犹豫,似乎还是有些戒心。

    这就是宙游甩出的胡萝卜,当然了,会赞助一些铁路。当然贷款有限,谁先来谁先多一点。

    二亲王则是转移话题,说到金甲虫皇位正统的问题上。

    宙游思索了一番后,反问道:“阁下对丰隆帝国法统如何看待?”会议气氛肃然,无论耕河还是二亲王都不由得看向宙游。宙游这句话颇有一些,王朝轮换我自取之的野心之意。

    然就在这肃杀的气氛中,宙游随意地拍了拍自己臂肩,缓缓道:“你们的家事与我何干?燃轮的公事也不寄于王权。我最近招收弟子说过,燃轮的法统,不是世袭制。秉正可持公器,而并非以血继位!”

    这两位大人物目光不禁对宙游‘锤’去。而宙游呢,也凛然不惧,甚至带着一丝讽刺的笑容看着这两位,仿佛在告诉他们不要带着幻想!老子来一个怼一个。

    这两位最终还是在宙游突如其来的刚阿面前败下阵来,耕河哈哈打了一个圆场,而二亲王更是脸抽了抽不再进行这个话题。

    宙游现在很光棍,挥旗可倾国,然而无子嗣。

    册封?世袭?这是建立在血脉子嗣流传的前提下。现在据说,宙游都拒绝了北方绝萤有关的提议,而后硬生生地用炮打过去。而现在在座的这两位破落户,又有什么资本来威胁宙游,效忠他们代表的皇权呢?

    ……

    会谈很成功,陆桥上的合作定调,这给其他势力提供了范例。不出意外的话用不了几个月,其他势力也会透过这种合作模式,于心里调低与燃轮合作的未知风险。

    十四个小时后,耕河金色蛊虫兵团的护卫下,宙游踏上了返航的客机。

    在返航的途中。

    宙游盯着脚下的大地看了五分钟,而后扭头对身边陪同自己的学生白悦教诲道:“我们(燃轮联盟)秉承的,是丰隆时代,为人民生计开拓的正义。在这个正义的法统下,我们组建政府,缔造法律,最终汇拢人民;而人民在我们缔造的统治结构下,回馈劳动和创造。我们因此有了力量,形成了一个闭合且不断壮大的循环。阿白,若有一日,有人要跳出法统,当如何?”

    白悦迎着宙游审判的目光,不禁一抖,而后,略带口吃地回答道:“那,那样,当灭之!”随后补充道:“导师,背信弃义,应受天谴。”

    宙游缓缓摇了摇头,看着窗外的星空道:“没有天,只有人,人谴又分为,心谴,口谴,以及行谴……持法诛倒行逆施。匹夫有责,而上位者更有责。”

    在白悦发呆中,宙游伸出手敲了敲桌子说道:“记下来。”

    白悦这才从恍然中回过神来,点了点头,然后老实地拿着笔记录着宙游说的一切。然而拿着笔杆的手心都是汗,两分钟后,最终稳定下来,写出了有力的笔迹。

    白悦的身份是二亲王宠幸某个女仆留下来的私生子,作为暗子送到了宙游身边。然而到了宙游身边五个月后,他就没有向着自己生父的念头了。说到底,白悦连二亲王的面都没见过几回,而卧底成功,也只不过从私生子的身份,变成家族记录的身份。

    回去当不被重视的、被嫡子蔑视的庶子,还真得不如当宙游的学生。宙游可是既给麟龙,又给晋级到核心的权利。

    他和早年芯株一样,过去是担心自己的身份被揭发。而刚刚那一刻,在面对宙游时,他差点以为宙游要当面和他摊牌了,心里无比慌乱,对未来一片茫然。

    然而,刚才的那番话,他仔细品味了一下,恍然意识到:自己的身份根本不存在被揭发,宙游很可能一开始就知道,且不在意。

    至于宙游到底在意什么

    白悦在笔记本上重重地写下了“法统,正义,人民,智慧,统治力”这五个词,同时在五个词上标注了箭头,组成了循环。

本章网址:https://www.i7q8.com/13_13537/12817387.html
奇书网:www.i7q8.com
奇书网手机版:m.i7q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