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奇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北颂 > 第0178章 瘿相
    寇忠回过身,干巴巴笑道:“少爷派人从华州送过来。他来信说,你也老大不小了,身边一直没个女人照顾,就给你挑了几个,送了过来。

    他还说,你要是看中了那个,可以纳入到房中做妾室。”

    寇季闻言,嘴角抽搐了一下,黑着脸吩咐寇忠道:“送她们到后院管事处,让后院管事给她们找点事做。我不需要她们伺候,更不会纳她们为妾。”

    寇忠迟疑了一下,低声道:“少爷还说了,里面有一个是县尉家的闺女……”

    寇季瞪了寇忠一眼。

    寇忠赶忙陪着笑脸,“老仆这就去。”

    寇季领着刘亨,先到了一个厢房坐下,等到寇忠带着四君园里的姑娘们离开以后,他才重新回到了四君园。

    那些姑娘们倒也守规矩,并没有动四君园里的东西,也没有把四君园里弄的乱糟糟的。

    寇季回到了园子,并没有急着去洗漱,而是奔到了书房,在书桌一角找到了一个箱子,确认了箱子没被人动过以后,才松了一口气。

    箱子里装的是他谋划六部时候写的一些东西,见不得光,更不能传出去。

    寇季重新安放好了箱子,这才回到房里去洗漱。

    寇忠早已让人备好了水,备好了干净的衣服。

    寇季洗漱过后,穿戴整齐以后,才出现在了园子里,跟刘亨坐下继续攀谈。

    他们聊了没多久,寇忠就命人送来的酒菜。

    刘亨陪着寇季吃了一点东西。

    剩下的时间,大部分是刘亨在讲,寇季在吃。

    等寇季吃完的时候,刘亨也大致讲完了。

    寇季在宫里的这些日子,汴京城里发生了不少事情,大多都跟刘娥有关。

    刘亨细细的把所有的事情给寇季讲了一遍,寇季听完以后,擦了擦嘴,道:“照你的说法,现在举国上下,都在为诛妖后呼喊?”

    刘亨重重的点头道:“不错……我姑母的情况很不妙。我爹这几日急的头发都白了。”

    寇季扔下了擦嘴的帕子,道:“急什么,有什么可急的。你姑母的地位若是那么容易撼动,也不会一直稳坐到今天。”

    刘亨一愣,追问道:“依你的意思,那些人奈何不了我姑母。”

    寇季沉吟了一下,叹气道:“先帝在的时候,他们这么做,或许还能撼动你姑母的地位。先帝如今不在了,他们这么做,都只是徒劳。”

    顿了顿,寇季低声骂道:“一群贱皮子……当初我祖父对付你姑母的时候,为何他们不出来。现在跳出来搅风搅雨,有个屁用。”

    刘亨笑道:“确实贱……”

    笑过之后,刘亨脸色又一沉,低声道:“四哥,既然我姑母的地位不可动摇,那我们之前做的那些事情,岂不白费了?”

    寇季晃了晃脑袋,认真的道:“你姑母地位不可动摇,那是我推断。她或许也会有这种想法,但在面对举国上下请诛杀她的呼声中,也会慌乱。

    只要举国上下的呼声不止,她永远都不可能安稳的在太后的位置上坐着。

    她心神一日不稳,我们所作的一切就都不会成为徒劳。”

    刘亨闻言,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寇季笑着又道:“如今别人已经帮我们搭好了东风,也到了我们顺着东风盘旋而上的时候了。”

    刘亨看向寇季,认真的道:“我该怎么做?”

    寇季淡然笑道:“你什么也不用做,坐等升官即可。”

    刘亨咧嘴笑了,“还有这好事?”

    寇季缓缓点头。

    刘亨笑道:“那我就坐着等升官。”

    寇季举起了桌上的酒杯,跟刘亨碰了一下,二人相视一笑,端着酒杯一饮而尽。

    二人坐着又喝了一会儿,等到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之后。

    刘亨起身,拱了拱手,离开了寇府。

    刘亨刚走,寇忠匆匆进入到了四君园里。

    “小少爷,有人请您出去一趟。”

    寇季疑问,“什么地方?”

    寇忠躬身道:“万花馆……”

    寇季沉吟着点点头,让寇忠先下去。

    寇忠走后,寇季晃着脑袋,自言自语道:“我才到府上,屁股还没坐热,你就找上门了。你也等急了吧……”

    寇季一个人在四君园里坐了许久,等到寇忠进入到四君园里第二遍通传的时候,寇季才换了一身朴素的衣服,顺着寇府的暗门,离开了寇府,前往了万花馆。

    到了万花馆门口,瞧着万花馆里客似云来。

    寇季摇头一笑。

    赵恒驾崩,国丧三载。、

    那些个想找乐子的人,没办法去烟花柳巷之地找乐子,就只能到这万花馆来附庸风雅。

    寇季晃着脑袋进了万花馆,刚一进门。

    苏蝉儿就迎了上来,低声埋怨道:“你怎么才来?”

    寇季瞥了她一眼,淡淡的道:“我劝你,对我客气点。我可是你们东家的客人。惹恼了我,我转身走了,你们东家怪罪下来,可不是你能担当得起的。”

    苏蝉儿咬着牙,恶狠狠的道:“你狠……”

    寇季淡然笑道:“不说两句好听的?”

    苏蝉儿努力克制着胸中的怒气,陪着笑脸,对寇季道:“公子,楼上请。”

    寇季满意的点点头,跟着苏蝉儿到了楼上。

    楼上没什么客人,而且还有一个个的暗卫把守,寇季猜测,赵元俨应该已经到了。

    等苏蝉儿推开门的时候,寇季果然看到了赵元俨,戴着面具,坐在房里。

    寇季进了门,苏蝉儿关上门,守在了门外。

    寇季望着坐在桌边,戴着面具的赵元俨,哭笑不得的道:“王爷,在我面前,您还要带着面具?”

    赵元俨随手摘下了面具,扔到了一边,淡淡的道:“本王这么做,只是为了掩人耳目而已。”

    话音落地,赵元俨看向寇季,不悦的道:“你来迟了……”

    寇季眉头一挑,笑道:“咱们也没约定见面的时间啊。”

    赵元俨冷哼道:“从来只有别人等本王的份儿,本王还从没等过别人。”

    寇季笑道:“比如……官家?”

    赵元俨脸色一冷,恶狠狠的瞪着寇季。

    寇季笑着坐在了赵元俨面前。

    赵元俨喝斥道:“无礼……本王允许你坐了吗?”

    寇季一点儿惧意也没有,他抄起了桌上的茶杯,浅尝了一口,嫌弃的重新放回到了桌上,笑道:“王爷最近没少被人恭维吧。脾气长了不少,威严也长了不少。

    在宫里,又或者在外面,您是王爷,我是下官,我是没资格跟您平起平坐。

    可在这万花馆里,我们只是合作关系。

    身份是对等的,有资格跟您平起平坐。”

    赵元俨闻言,皱起了眉头,冷声道:“本王不想跟你多费纯色,本王只想知道,你答应本王的事情,什么时候做。”

    寇季笑道:“王爷指的是六部?”

    赵元俨瞪着寇季,“你还答应过本王其他事情吗?”

    寇季淡然笑道:“那倒没有……”

    赵元俨瞪着寇季,质问道:“什么时候?”

    寇季迟疑了一下,笑道:“明日!”

    赵元俨一拍桌子,道:“好,那就明日。明日若你不肯上奏,请罢六部,那本王就找人替你作。”

    寇季脸色一变,微微皱起了眉头,“王爷是打算抛开我,单干?”

    赵元俨冷哼道:“你不干,本王只能单干了。”

    寇季脸色微微一冷,沉声道:“我劝王爷还是不要有这种想法。”

    赵元俨不屑道:“本王这么做了,你又能奈我何。”

    寇季眯起眼,冷冷的道:“我奈何不了刘娥,那是因为刘娥手里有权。你有吗?你没有!但我祖父有,我祖父有,就相当于我有。

    赵氏宗亲固然尊贵,但不代表朝廷没有法子治你们。”

    赵元俨咬着牙,握紧了拳头,恶狠狠的盯着寇季,一句话也没说。

    寇季缓缓起身,盯着赵元俨道:“我寇季说话,向来说一不二,我说明日就明日,绝不会更改。我希望你能遵守我们的约定,千万别做出什么违背约定的事情。

    不然,我不能保证,我会不会让人去传播一些,兄终弟及的谣言。”

    “噌!”

    赵元俨听到了‘兄终弟及’四个字,猛然站起身,愤怒的瞪着寇季。

    寇季却像是没看到他愤怒的目光一样,对着他拱了拱手,离开了房间。

    赵元俨就这么站在房里,用愤怒的目光,送寇季离开了房间。

    “咳咳咳……”

    寇季走了没多久,一声轻咳从隔壁传来。

    赵元俨收回了自己愤怒的目光,快步走到了房间的墙壁前,在墙壁上,有一个隐蔽的把手,他拉开了把手,露出了一个苍老的人影。

    那是一位老者,年龄跟寇准相仿,精气神却比寇准要足,看得出他身体也比寇准好。

    刚才的咳嗽声,也是他故意咳出来的,并不是他真的身患病痛。

    赵元俨见到了老者,赶忙迎了上去,扶着他,轻呼一声,“瘿相……”

    老者晃了晃头,低声笑道:“老夫已经被罢黜相位多年,瘿相两个字,老夫已经配不上咯。”

    赵元俨笑道:“在本王心里,瘿相一直都是瘿相。”

    老者瞥了赵元俨一眼,晃着脑袋笑道:“王爷不必如此对老夫。礼贤下士的手段,用在那些年轻人身上合用,用在老夫身上,并不合用。

    老夫既然已经答应了帮助王爷,那就不会毁诺。

    也希望王爷记住对老夫的承诺。”

    赵元俨丝毫没有对老者教训他赶到不满,反而义正言辞的道:“只要本王能拿到本王想要的,本王一定不会亏待瘿相。”

    老者笑着点点头。

    赵元俨又道:“本王刚才跟那只小狐狸的对话,瘿相可听见了?”

    老者点着头,道:“听到了,听得一清二楚。”

    老者顿了一下,看向赵元俨道:“你称他一声小狐狸,并不妥当。”

    赵元俨一愣。

    老者盯着房间的门口,像是盯着寇季一样,幽幽的道:“那是一个狼崽子……”

    “狼?”

    赵元俨一脸不屑,“他顶多就是有点小聪明的小狐狸而已,怎么可能成为狼。”

    老者晃着头道:“老夫的感觉不会出错,他绝对是一个狼崽子。你别看他只是在耍一些阴谋诡计,就觉得他不会吃人。

    他不是不会吃人,而是爪牙还没有长成。

    一旦他爪牙长成,他一定会吃人的。”

    赵元俨皱眉道:“他真有这么厉害?”

    老者笑道:“单单一个请罢六部的谋划,就把满朝文武都算计到了当中,这还不厉害?你别忘了,你我也是他局中的人。

    老夫当年像是他那么大的时候,别说算计人了,就是生出了害人的心思,心里也会羞愧难当的。

    你当年像是他那么大的时候,还在苦读诗书吧?”

    赵元俨抿着嘴,点了点头。

    老者笑道:“这头狼崽子,要是能收为己用,一定会成为你最大的助力。要是不能收为己用,那他就是你最大的对手。”

    老者看向赵元俨,笑道:“找个机会,宰了他吧。”

    赵元俨一愣,沉声道:“你刚不是说要是他能为本王所用的话,一定会成为本王最大的助力吗?为何又要让本王杀了他。”

    老者看向赵元俨,认真的道:“他在你面前,畏惧过吗?”

    赵元俨晃了晃头。

    老者说道:“他对你连畏惧都没有,又怎么可能臣服于你?又何谈为你所用?”

    赵元俨闻言,脸色一沉。

    老者对赵元俨道:“用人之道,说难很难,说简单也简单。权威权威,无威不成权。你威慑不到别人,你就没有统御别人的权力。

    记住这句话,用心去看,用心去感受,你就会看出,谁对你是真心臣服,谁对你是假意臣服。”

    赵元俨听到这番话,对老者躬身一礼,“本王受教了。”

    老者见赵元俨听进去了自己的话,满意的点点头。

    “明日早朝,朝堂上必定会掀起一片惊涛骇浪,你需要早做准备。”

    老者叮嘱。

    赵元俨沉声道:“该做的准备,本王早已准备妥当了。”

    老者缓缓点头,低声笑道:“那我们就坐看朝堂上风云变幻。”

    赵元俨笑着点点头。

    ……

    万花馆外。

    寇季回身望了一眼赵元俨所在的位置,微微眯起眼。

    他在原地站了许久,才离开了万花馆。

    赵元俨心中权力的欲望,是他亲手放出来的。

    他本以为可以看着赵元俨权力的欲望不断的滋长,最终再把它扼杀在摇篮里,却没料到,才短短数十日不见,赵元俨权力的欲望暴涨了一大截。

本章网址:https://www.i7q8.com/13_13706/12938241.html
奇书网:www.i7q8.com
奇书网手机版:m.i7q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