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阳一时没有头绪,垂眸又去饮茶,这时,耳边传来涵星娇脆的声音:“四皇弟来了!”

    舞阳抬起头来,顺着涵星的目光望去,就见不远处一个形容俊逸的少年在一个小內侍的引领下步履匆匆地朝这边走来,身上的斗篷随着他的步伐翻飞摆动。

    舞阳一眨不眨地看着慕祐易渐行渐近,眼底闪过些许的温情,些许的无奈,些许的唏嘘……

    “大皇姐。”慕祐易很快走入暖亭中,含笑对着舞阳揖了揖手,眉目温和一如往常。

    “四皇弟,坐下说话吧。”倒是舞阳对这个弟弟有点内疚,看着他笑盈盈的面庞叹息道,“这段时日真是委屈你了。”

    连亲母子都能反目成仇,比如江宁妃与三皇子,比如父皇与贺太后,更别说,四皇子只是皇后的养子,在舞阳看来,皇后的行为肯定是伤透了四皇子的心。

    人与人之间一旦有了裂痕,再怎么修复,也还是会留下疤痕。

    虽然舞阳半个字没提皇后,但是慕祐易不是傻瓜,当然知道她在说什么,却并不在意,嘴角始终噙着一抹浅笑。

    “大皇姐,小弟本来就不想当什么傀儡,也瞧不上承恩公府的姑娘,这下正好如意了。”慕祐易一派泰然地说道,眼神温润。

    一旁的涵星也听到了,惊讶地扬了扬眉,仿佛第一次认识她这个四皇弟似的。

    舞阳同样也有些意外,眼眸微微睁大。

    慕祐易笑着又道:“大皇姐,母后她只是一时想岔了,皇姐你回来就好。皇姐你的话,她一定能听进去。”

    说话间,青枫给慕祐易也上了茶。

    舞阳宛如清泉般的眸子轻漾了一下,目光穿过慕祐易望向了亭子外,望着凤鸾宫的方向,瞳孔愈发深邃。她无奈地说道:“母后是想岔了,口口声声什么都是为了本宫好。”

    突然,舞阳心头仿佛有一道闪电骤然劈下,灵光一闪。

    对了!既然母后觉得三皇弟上位以及承恩公府掌权对自己最好的话,那么只需反其道而行……

    舞阳心头有了主意,眼眸变得更清、更亮,熠熠生辉,心情也变得畅快了不少。

    舞阳不再说皇后,话锋一转,问道:“四皇弟,你这几个月的学业如何?”

    一听到“学业”这两个字,涵星和端木绯的表情就变得十分微妙,表姐妹俩给慕祐易投了一个同情的眼神。

    慕祐易嘴角的那抹浅笑霎时僵住了,清了清嗓子,吞吞吐吐地给了两个字:“尚可。”

    这段时日,各种事接踵而来,其实他根本无心学业,无论是上书房的课,还是习武,都有几分懈怠。

    舞阳挑了挑眉,从慕祐易的“尚可”二字中听出了几分心虚的味道,她的目光略略左移,看向了慕祐易身旁的涵星,问道:“涵星,你呢?”

    啊?!涵星樱唇微张,霎时收回了自己方才对慕祐易的同情。

    她连“尚可”这两个字都觉得心虚,毕竟她之前出宫在端木府“小住”了好几个月呢。

    涵星只能呵呵傻笑,眼睛眨巴眨巴,打算就这么蒙混过去。

    舞阳来回看着涵星和慕祐易,他们的心思都写在了脸上,一目了然。

    舞阳心里有些好笑,但也不能让这两个家伙就这么混过去,她故意板起了脸,下巴微昂,斥道:“家里稍微有些事,你们俩就这么心浮气躁,连书都不读了?”

    “你们可是慕氏儿女,时刻要谨记自己姓‘慕’!无论遇到了什么事,该做的事,还是得做!”

    就像是君然,即便是公公君霁战死,君然还是毅然奔赴北境战场,因为无论再悲伤,再愤慨,对君然而言,这是他该做的。

    想到君然,舞阳的眸子里闪过一抹柔和的光亮,双眸亮如晨星,唇角微翘。

    涵星乖巧地正襟危坐,不时地乖乖点头,表示自己十分受教。

    端木绯又给涵星也送了一个同情的眼神,在桌子下安抚地拍了拍她的大腿,心底还颇有几分大家都是天涯沦落人的感慨。

    哎,谁让她们都是妹妹呢!平日里她在家也没少被大哥端木珩关照功课。

    舞阳自然看到了涵星和端木绯之间的目光交流,心里好笑。

    打一棒子给一个甜枣,舞阳笑眯眯地又道:“你们三个若是无事,今天本宫做东,咱们一起出宫用膳怎么样?”

    涵星和端木绯立刻就齐声应了,慕祐易也点了点头。

    四人说走就走,纷纷起身。

    端木绯美滋滋地提议道:“舞阳姐姐,城西的凝德街新开了一家叫‘静心馆’的素菜馆不错,祖父带我和姐姐去吃过一次,师傅的手艺妙极了,听说是几代的家传手艺。”

    “别家素菜馆总是故意给素菜取荤菜名,又做得像荤菜般,这家静心馆却不搞这些门道。他们掌柜的说了,一道菜应以色香味俱全为首要……”

    “反正你们吃了就知道了。”

    端木绯笑眯眯地一路走,一路说。

    天气冷,姑娘们出宫后,就都上了马车,慕祐易策马随行,一行人朝着城西的凝德街而去。

    一车一马在京城的街道上熟门熟路地穿行着,车厢内三个姑娘言笑晏晏,随意地闲聊着。

    当车马拐过吉福街时,车速忽然就缓了下来,马车外传来一阵嘈杂的喧哗声。

    涵星好奇地挑开车厢的窗帘往外看了看,只见前方十几丈外,十来个家丁护卫打扮的高大男子在街上横冲直撞。

    有人截住了街上的马车,有人拦下了路过的路人盘问,也有人三三两两地冲进了街边的店铺,把原本要进铺子里的客人吓得落荒而逃。

    街边有一些路人驻足围观,交头接耳地对着那几个家丁护卫指指点点。

    “这位阿姐,你知不知道那些人是什么人?我瞧着凶悍得很。”一个丰腴的中年妇人拉住一个头发花白的青衣老妇问道。

    青衣老妇压低声音道:“刚才我听到了,他们自称是承恩公府的人。”

    “承恩公府?!”中年妇人咽了咽口水,声音也跟着低了几分,“那……那不是皇后娘娘的娘家人?”

    “可不就是!”青衣老妇点点头,“他们好像在找人,都找了好几条街了……”

    “找什么人?莫非是逃奴?”

    “这我就不太清楚,好像是……”

    马车渐渐驶远,后面的对话舞阳她们就听不清了。

    舞阳放下了窗帘,眉头微蹙,嘲讽地对着端木绯和涵星道:“好大的威风啊!”

    她们的马车华贵,慕祐易的形容打扮也一看就是世家勋贵子弟,自然没人敢去拦他们,很快,这一车一马就驶过了吉福街,把那些喧嚣远远地甩在了后方。

    难得出来玩,涵星可不想为了这些微不足道的事坏了心情,笑嘻嘻地提议道:“正好顺路,我们去把攸表哥也接来吧。”

    舞阳用戏谑的眼神看了涵星一眼,亏她好意思说“顺路”。

    涵星一点也不害羞,反而笑得更欢了,她吩咐了马夫一声,就笑呵呵地拉着舞阳一会儿说画,一会儿说戏,一会儿说她最近写的话本子,一会儿说京中的各种八卦,终于把舞阳给逗乐了。

    端木绯也在一旁听得津津有味,觉得涵星还真是消息灵通,明明在宫里,居然知道宫外这么多小道消息。佩服佩服!

    他们先绕道去接了李廷攸,跟着才一起来到凝德街的静心馆。

    此刻已经是未初了,刚过了午膳最高峰的时段,静心馆里的客人不算多。

    小二引着他们五人上了二楼的一间雅座。

    端木绯娴熟地点了一桌菜,又叫了几壶茶以及几碟坚果蜜饯。

    涵星美滋滋地拈了颗甜蜜蜜的蜜饯吃,同情地看着舞阳说:“大皇姐,你这几个月在庙里闷坏了吧?”

    她可以想象,舞阳在寺庙里每天大概也就是吃斋念佛,枯燥乏味得很。

    “那寺里清幽雅致,远离尘世喧嚣,也别有一种世外桃源的味道。”舞阳微微一笑,笑容豁达,明朗,恬静。

    涵星怔了怔,总觉得大皇姐似乎又有些不一样了。

    难道是因为大皇姐嫁了人?

    这么说来,她应该同情小西才是,以她的性子,岂不是就像把一匹野马关在笼子里般?要不她给小西捎点戏本子、话本子什么的让她解解闷?

    涵星思维发散,胡思乱想着,顺手接过李廷攸给她剥的核桃、松仁往嘴里送。

    很快,雅座外响起笃笃的敲门声,小二又回来了,一碟碟热气腾腾的菜陆陆续续地被送进了雅座中,全素佛跳墙,豆皮素菜卷,麻婆豆腐,如意香干,酱黄豆,尖椒豆腐酿……色香味俱全。

    众人纷纷拿起筷箸,青枫和玲珑在一旁给主子们布菜,涵星也不在意什么食不言的规矩,一边吃,一边偶尔点评几句。

    舞阳也觉得这里的素菜做得不错,心里琢磨着等简王太妃和君凌汐回京,也可以带着她们母女来这里尝尝鲜。

    舞阳吃了几口麻婆豆腐,觉得口中有些辛辣,就放下了筷箸。

    青枫眼明手快地给舞阳递上茶水。

    舞阳用茶水漱了漱口,再用帕子拭了拭嘴角,眼角的余光突然瞟到窗外的街道上有一道眼熟的人影。

    这是……

    舞阳的目光停顿在对方身上。

    那是一个未及双十的少妇,容貌清秀,绾了一个简单的圆髻,身上穿着一件半新不旧的青色褙子,神情惶惶地看着左右,看来畏畏缩缩。

    虽然对方的打扮与以往迥然不同,但是舞阳还是一眼认出了她。

    这不是承恩公府的五姑娘谢向薇吗!

    可谢向薇怎么会在这里,还打扮成这副样子?

    舞阳微微蹙眉,看着谢向薇身上穿的衣裳。

    她这衣裳的料子、款式一看就是下人的,还有她的发式……

    涵星立刻注意到舞阳在看外面,神色还有些不对,好奇地问了一句:“大皇姐,你看到熟人了?”

    舞阳点了点头,指了指街对面的那个少妇道:“是承恩公府的五姑娘。”说着,舞阳忽然想起方才在吉福街时承恩公府的人在找人,难道说……

    承恩公府的五姑娘?!涵星与端木绯飞快地交换了一个眼神,想起丹桂说过谢家那位五姑娘是谢二老爷原配所出的长女。

    涵星还从未见过谢向薇,更好奇了,顺着舞阳的目光也往窗外的谢向薇看了过去,嘴里又道:“听说谢五姑娘三天前就出嫁了,今天应该是回门吧。她怎么会在这里?”

    涵星也看到了谢向薇此刻的打扮更像个仆妇,右眉挑了起来,也感觉到有些不对劲了。

    她连忙扯了扯端木绯,示意她也过来看。

    舞阳这才知道原来谢向薇已经出嫁了,惊讶地问道:“她出嫁了?”

    她记得她离京时,谢向薇应该还没定亲,这才几个月,谢向薇就出嫁了?!

    “是啊。”涵星点头应了一声,嘲讽地撇了撇嘴,“还不是为了谢向菱,她才嫁的这么急!”

    舞阳略一思量,就明白了这个理。

    谢向薇是谢向菱同一房的嫡姐,若是谢向菱出嫁,谢向薇却待字闺中,谢家与谢向菱难免为因此落忍话柄,为人诟病,所以谢家就匆匆给谢向薇订了一门亲,赶在谢向菱出嫁前草草地把谢向薇嫁了出去。

    舞阳的眉头皱得更紧了,抬手做了个手势,青枫立刻凑了过来。

    “青枫,你下去把她带上来。”舞阳吩咐道。

    青枫屈膝领命,匆匆地离开雅座下楼去了,脚步声渐渐远去。

    舞阳看着窗外,心道:她运气真不错,正想找个由头寻谢家晦气呢,由头就来了……

    不多时,青枫就又回到了雅座,身后跟着脸色苍白的谢向薇,神色间惶惶不安。

    谢向薇在雅座中扫视了一番,她不认识端木绯、涵星和李廷攸,却认得舞阳和慕祐易,双眸张大,纤细的身子绷紧,就像是一只受惊的小白兔,不知道是惊多,还是恐多。

    谢向薇慢慢地走到近前,僵硬地对着舞阳和慕祐易福了福,“表姐,表弟。”

    舞阳微微一笑,神情随意地说道:“薇表妹,本宫方才看到你在下面,就叫你上来坐坐。坐下说话吧。”

    舞阳的目光在谢向薇身上流连了一番,此时,两人离得近了,舞阳才注意到谢向薇的脖颈处隐约露出一些淤青与红痕……

    谢向薇勉强地挤出一个客套的微笑,并没有坐下,道:“表姐,我还有事……”

    她想要告辞,然而,后面的话还没出口,舞阳已经打断了她:“薇表妹,这会儿怕是承恩公府正到处找你呢,你确定要现在走吗?”

    舞阳单刀直入地一语道出了谢向薇的心思。

    “……”谢向薇原本就苍白的脸色更难看了,几乎血色全无,身子剧烈地一颤,仿佛随时要晕厥过去似的。

    她樱唇微动,犹豫了好一会儿,才咬牙艰声道:“表姐,求求您,不要告诉别人……”她温婉的声音中难掩艰涩与苦意。

    如果被抓回去的话,那么她……她……

    谢向薇死死地咬着牙关,绷紧的手背上根根青筋凸起。

    舞阳自然没漏掉她脸上身上那些细微的变化,眸色深邃。

    舞阳也不兜圈子,道:“薇表妹,你想让本宫帮你瞒着,就告诉本宫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谢向薇抿紧了樱唇,沉默了,瞳孔中明明暗暗地闪烁不已。

    舞阳也不急,由得她去,对着青枫吩咐道:“让小二给她添了一副碗筷。”

    不一会儿,碗筷就备好了,不止如此,青枫又让小二添了三个菜。

    谢向薇只能半推半就地坐下用膳,身形与脸色依旧僵硬。

    舞阳不再理会谢向薇,继续和端木绯、涵星、慕祐易他们吃饭聊天,言笑晏晏。

    唯有谢向薇如坐针毡,她的身旁似有一层无形的屏障把她和周围的其他人隔绝了开来。

    谢向薇一会儿看看窗外,一会儿微咬下唇,一会儿又去看舞阳,整个人像是三魂七魄丢了一半似的,食不下咽,根本就没吃几口。

    她的异样显而易见,但是屋子里的其他几人都只当做没看到,吃吃喝喝笑笑,半个时辰后,菜肴就被撤了下去,又上了些瓜果点心。

    雅座里,淡淡的茶香弥漫,众人饮着消食的热茶,神情惬意。

    谢向薇才刚端起白瓷茶盅,就听到外面的大街上传来一阵喧嚣声,窗外隐约地飘来几个男子粗鲁的声音。

    端木绯和涵星好奇地透过窗户往街上一看,皆是眉头一动。

    十来个高大健壮的家丁护卫声势赫赫地来到了外面的凝德街上,看衣着打扮分明就是之前在吉福街见过那些承恩公府的下人。

    其中一个大胡子护卫指着街边的几家酒楼,粗声道:“搜!给老子一家家酒楼地搜!有人看到她往这边来了,肯定是躲在这附近了!”

    “你们几个搜这家……你们搜那家,全都搜仔细了!”

    “……”

    他们气势汹汹,好似土匪般横冲直撞,遇到挡路的人更是不客气地直接就推搡起来,把几个路人推得撞作一团,甚至还不小心撞到了后方摆摊的小贩,摊位上的东西洒了一地……

    街边一片狼藉,凌乱嘈杂。

    路上的百姓吓到了,赶紧避让。

    雅座里的谢向薇也看到了,脸色霎时变了,瞳孔中藏着一抹受惊的灵魂。

    谢向薇直觉地想要站起身来,第一反应就是想走,可是下一瞬,她的身子又僵住了。如果她在这个时候出去,那根本就是在自投罗网。

    凭借她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根本就不可能从那些五大三粗的家丁护卫手中安然脱身。

    谢向薇的脑海中一阵混乱,静了片刻后,目光缓缓地朝舞阳看去。

    她知道能帮她的只有舞阳了。

    谢向薇站起身来,再次对着舞阳屈膝,幽黑的眸子浮起一层浓浓的哀伤与无助,“表姐,求求你,帮帮我……”

    舞阳定定地看着谢向薇,那犀利的目光似乎要把她看透似的,“要本宫帮你可以,但是,你得告诉本宫到底发生了什么。”舞阳还是那句话。

    “……”谢向薇又一次沉默了,温婉秀丽的面庞上写满了犹豫与忐忑,更多的是深深的恐惧,一种由心而发的恐惧。

    端木绯与涵星不动声色地交换着眼神,也没试图劝谢向薇什么。

    反正她总会想明白的。端木绯转头又朝楼下的街道上望去。

    街上的喧嚣声越来越近,那些承恩公府的护卫们从凝德街的路口朝这边走来,留着虬髯胡的护卫长嘴里骂骂咧咧:

    “一个娘们躲不远的,大家仔细搜!”

    “要是找不到人,国公爷那里恐怕没法交代!”

    “你们两个,去那家静心馆看看。”

    眼看着几个承恩公府的护卫闯进了他们所在的静心馆,谢向薇吓坏了,身子微微地颤抖了起来,连嘴唇都有些发青。

    她咬咬牙,终于对着舞阳说道:“表姐,你猜的不错,他们是在找我。”

    谢向薇深吸了一口气,把来龙去脉徐徐道来。

    三天前,她嫁到了怀远将军府,给他们家的三公子为继室,可是新婚之夜,那位刘三公子醉醺醺地进了洞房,对她动了粗,次日又是一副温文尔雅的样子,她让陪嫁丫鬟在将军府中打听了一番,才知道那位刘三公子一喝醉就会动粗,而且下手极重,他前面两位夫人一个是被虐打至死,一个是不堪虐打上吊自尽。

    而她嫁过去才几日,就被刘三公子虐打了三次,体无完肤。

    今天三朝回门,谢向薇就跪在地上哀求双亲想要与刘家和离,可是谢二老爷夫妇不肯答应,非但不同意,还痛斥了她一顿……

    “……父亲说,说我生是刘家人,死是刘家鬼,和离之事绝无可能!母亲还丢了一根白绫给我……”谢向薇颤声说着,再也压抑不住心头的凄楚,眼角划下一行晶莹的泪水。

    今早,当她听到双亲的这番话时,就彻底绝望了,犹如置身于一片阴冷的泥潭中,有一只看不到的手在把不断地把她往下拽,往下拽……

    她知道这日子要是这么过下去,她也不过是重蹈前面两位刘三夫人的覆辙,要么她受不了自尽,要么就是活活被打死。

    而她还不想死!

    谢向薇闭了闭眼,泪水洗涤后,眼眶更红了。

    成亲前,谢向薇也曾做过美梦,以为成亲后,离开了谢家,她凭自己可以把日子过得越来越好,她会有属于自己的家,自己的孩子……没想到她却走到了这一步。

    这些事可不是什么光彩的事,谢向薇其实并不想把这样的事拿到别人面前来说,她既不想祈求别人的怜悯,也不想接受他人异样的目光……

    涵星的脸色随着谢向薇的话,一时愤,一时惊,一时又轻蔑,不客气地斥道:“谢家真不是东西!”

    谢家为了让谢向菱赶紧出嫁,就没把谢向薇当人,哪怕是低嫁,也明明可以找一家更合适的人家,却偏偏挑上那等人家,那等夫婿。

    哼,果真是有后娘就有后爹啊!涵星皱了皱小脸。

    这时,慕祐易突然出声道:“怀远将军府手掌五军营的右掖军。”

    很显然,谢家是为了军中的人脉,才把谢向薇嫁到了刘家。

    李廷攸眸光微闪,望向了窗外街道上那些咋咋呼呼的谢家护卫。

    李廷攸在京中待了好些年,关于军中的人,他也是知道一点的,平日里与京中一些武将、公子们闲聊时,曾有人提起过怀远将军府的刘三公子文不成武不就,不仅是个酒鬼,还是个赌鬼,根本就是烂人一个,连京中的纨绔们都不愿意和他有往来。

    雅座外越来越吵,隔着一道薄薄的门,可以听到外面有凌乱的脚步声传来,似有人在蹬蹬蹬地踩着楼梯上楼。

    谢向薇更加惶惶,悄悄地拔下了发簪藏在袖子里,心道:要是之后她真被带回去,与其回那种人间地狱受那种恶鬼磋磨,她不如了断了自己,干干净净地走。

    谢向薇暗暗地咬着银牙,眸色越来越深邃。

    ------题外话------

    早上好!明天开启手撕模式。

    还有想要阿隐钥匙扣的姑娘吗?要不然,我们过几天再来次踩楼?

    :。:

本章网址:https://www.i7q8.com/8_8497/12679235.html
奇书网:www.i7q8.com
奇书网手机版:m.i7q8.com